页面载入中...

刘慈欣:中国科幻产业需守望“黄金时代”

  “他早期的几部著作,让我们觉得回忆不够坦诚,有自欺欺人的因素。但是石黑一雄了不起的地方就在这里,他不断构造新的自我。我们的自我从来不是固定的,是在我们不断修正的回忆里面,获得新的自我。” 陆建德认为,每个人都很难做到完全诚实,在不同时期的回忆中,都会发现记忆某种程度上欺骗了自己,“如果我们把记忆完全恢复,又会怎么样?这个时候,我就觉得石黑一雄给我们揭示了一个难题,即使我们的记忆恢复了,我们的世界是否有新的灾难?这就牵涉到民族之间的仇恨。”

  石黑一雄最近的长篇《被掩埋的巨人》伪托英国后亚瑟王时代的传说,探讨的正是这一问题。小说讲述不列颠人埃克索夫妇出门寻子,路遇两位屠龙骑士:不列颠亚瑟王骑士高文,和撒克逊人维斯坦。他们所要讨伐的母龙魁瑞格常年喷吐一种能致人失忆的迷雾。旅途中,由于海拔渐高迷雾趋薄,加之交谈与行动上的磨合,众人的记忆开始复苏——— 原来所谓亚瑟王留下的两族和谐共存的历史遗产完全是假象,真实状况是不列颠人通过迷雾掩盖了屠杀撒克逊人进而取得统治权的血腥事实。

  “如何看这样的情况?不管是人和人之间,还是民族和民族之间,创伤记忆的恢复都会提出一些挑战,而这些挑战有时候难以面对。是否要杀死龙,让迷雾消散,看清楚发生了什么,这是石黑一雄提出的疑问。” 陆建德说,“民族主义是一个可以探讨的话题,民族主义和记忆的恢复,这之间值得讨论,没有一个简单的答案。我觉得好的作家就是这样,他给出的答案实际上是开放性的,让我们觉得有很多事情我们越来越不确定了。在迷雾中摸索也许是人类永久的一个状态。”

  原标题:为什么石黑一雄在作品中总是写“回忆”

  苗族古歌的分类各有不同,依出版和人们收集到的苗族古歌,从便于习惯法研究的视角来看,大体上可以分为四大类:第一类是神话类古歌;第二类是历史类古歌;第三类是诉讼类古歌;第四类是婚嫁类古歌。演唱形式以盘歌形式,一般由4人分别组成两组对唱组,先甲方提问,乙方重复甲方问题后再回答;乙方回答完后,紧接着提出问题,甲方重复乙方问题再回答,如此往复进行,直至终场。

  全诗属五言体结构,押苗语韵,长达一万五千余行,塑造了一百多位有名有姓的人物,充满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色彩。诗中大量运用比喻、夸张、排比、拟人、反问等多种修辞手法,生动地反映了苗族先民对天地、万物及人类起源的解释和人们艰苦奋斗开创人类历史的功绩。

  但由于受到现代文化和市场经济的冲击,苗族古歌已濒临失传。以台江为例,在全县13万苗族同胞中,能唱完整部古歌的已寥寥无几,目前只有二百余人能唱一些不完整的古歌,而且都是中老年人,传承古歌较多的老人年事已高。如不抓紧抢救保护,苗族古歌这一民族瑰宝将最终在世间消失。

admin
刘慈欣:中国科幻产业需守望“黄金时代”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