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ALAB联合洪晃推出首部视频日志《来吧,下苑村》

  严歌苓也对自己的创作生涯进行了回顾。从写作方面来讲,她认为《雌性的草地》是自己写得非常好的作品。“那个时候正是我最有激情、有才华、有诗意的时候,不是每个时期都能写出那样的作品,如果我现在再来写那一类作品,我肯定写不出来。”

  《雌性的草地》之后,严歌苓到美国接受专业的写作训练,严歌苓谈到接受写作训练的坏处是自己再也写不出《雌性的草地》那样的作品:“那是一个无章程的,就是凭我的才华,有大量的画面、意象的东西在里面,留白也特别多。后来学习了一个作品怎么长出好看的肌肉和好看的皮肤,但不是皮肤和肌肉就能够决定气息、神韵,这些是学校不能教的。”

  严歌苓又谈到具体的学习过程:“教授教的最有用的就是解析,用艺术的方法解析,比如读马尔克斯,然后模仿。因为我们的教授认为画家都要临摹,按照《变形记》去写一部,像这样荒诞的、带一点微妙的幽默、但是非常可悲的感觉的作品,我们每个人都要临摹,这些临摹对我来讲,至少全世界的小说形式我没有不认识的。”

  以迪士尼方式,不断推新作

  与大多数科幻作家不同,杨鹏并不是理科出身,他的大学专业学的是中文,但他认为这对于他并没有太大影响:“我从小到大一直是理科型的学生,中学时物理特别好,几乎每次都考满分,也一直想学理科专业。不过我家里由于一些原因坚持要我学文科,我也就只能去报考了文科。不过我的思维一直是偏向理科的,那些硬核科幻、科学方面的东西,我并不陌生。”

  考入大学之后,他对于天文物理方面仍旧非常喜欢和关注,甚至还想过要转专业:“我其实想过要换一个专业,想去学天文,不过我们学校从理科转文科可以,但是从文科转理科是不行的,所以我就老老实实念了4年中文。”

  如今,杨鹏的作品《装在口袋里的爸爸》的发行量已经超过了2000万册,而且作为曾经迪士尼授权的作家,他还有更大的计划。“现在我一方面是在延续我自己童书方面的创作,比如说《装在口袋里的爸爸》、《校园三剑客》等,还建立了一支国际作家的团队,用迪士尼的方式来打造这支团队,走出去。”

admin
ALAB联合洪晃推出首部视频日志《来吧,下苑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