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美国作家詹姆斯·弗雷获最差性描写奖,村上春树又“陪”跑了

admin 图片风景 2020-04-26 344 0

  来源:科技日报

原标题:西汉海昏侯墓考古发掘 摘得世界考古论坛奖

  原标题:张守仁《名作家记》:我经历的新时期文学黄金岁月

原标题:长江源头区域发现一处距今3000年左右洞穴岩画遗迹

 

  我不知道黄碧云其后有无改变想法,只记得当时阅后打从心底冒起连串问号:真的吗?真的如此简单便可打动一代又一代的华文读者?《书剑》的故事,以至金庸作品的其他故事,真的可用如此忠奸分明的逻辑分析到底、一棒打尽?当金庸写满汉和君臣和父母和手足和男女,真的想说的就是这些?而就算作者本来想说这些,读到读者眼里,真的只会跟随作者之愿而拍掌叫好?抑或,读者另有“阅读快感”之源,并正跟黄碧云眼中所见的彻底颠倒?

  至少我是这样的。

  在我的遥远经验里,读金庸,最有趣味在于他用丰富的人物和曲折的情节,加上用中文写中文(而非唐兀的欧化语句),把我带进各式各样的“两难困局”里面对严峻的抉择。满汉也好,君臣也罢,父母手足男女亦是,“和谐”从来不易,常有冲突,以大传统、大道统、大道德之名,把个人迫进取舍的死角,而真正在角落的围困里,个人必须在万分焦虑与挣扎的状态下质问自己:你要怎样选?你到底敢不敢选?而无论怎样选,你敢说自己选得对?

admin
美国作家詹姆斯·弗雷获最差性描写奖,村上春树又“陪”跑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